服务热线:

135454844441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张经理
电 话:010-51658461
手机:135454844441
邮箱:123456@qq.com
地址: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
网址:神话.com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站内资讯 > 正文站内资讯
赌足球官网
来源:网上转载

大学毕业后,我应聘到一家日资企业任公关部经理秘书。经理子函是一个比我年长两岁的年轻女子。上班第一天,子函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乡下来的丫头,充满了咄咄逼人的冷傲。她用严肃而冷冽的声音对我说了让我倍感羞辱的话:“别告诉我,在你接受的教育中,有人指导你可以穿着牛仔裤出入这样的写字楼。”

我强装温柔地笑笑:“对不起,这样的事以后绝不会再发生!”

我退了出去。那以后,我换上严谨的职业装。细高跟的鞋子,为她接电话,为她冲咖啡,为她打理一切工作杂务。子函什么都比我强,她漂亮、高贵,她有硕士的学历,她的父亲还是这个城市地产界的名流。而我呢?我只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黄毛丫头,长相虽然美丽,可是没有她身上的那种气质。而我的父亲,只是一个即将退休的工人。彼此的身份之差,让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。

我上班的第二天中午,子函的男朋友来接她。我看到他的第一眼,忽然动了古怪的念头:把他从子函身边抢过来,杀杀她的冷艳气焰。

我不动声色,世界上很多东西,我无力改变。只对男人,我相信我的天赋。即使我不如她美不如她高贵,我依然相信,那个叫杨森的男人,早晚跑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
杨森是个英俊优雅的男人。多半时候,他穿深色西装戴细框眼镜,坐在走廊的沙发上,静静地等着子函下班。每当我看见杨森,心里都会暗暗琢磨,子函的哪里能吸引他,让他这么心甘情愿地等待和付出。习惯冷漠的子函,总会在看到杨森的时候,露出温柔的笑靥。杨森也会用同样的笑容去迎接她。他们之间的和谐恩爱,看上去很完美,没有任何罅隙。不过,我相信这个世上,没有完美的事物。

去年6月的一天,杨森坐在公司的沙发上翻阅报纸。我确定,他是个内心相当寂寞的男人,因为他身边的女子太过高贵。而爱情本身,是暖昧的模糊且带点原始和粗劣的,这便是他们之间的爱情缺口。子函已经习惯了高傲地接受爱情,她根本不懂得爱。

那天,杨森第N次把报纸翻到头版的时候,我走过去为他的杯子加水。他抬头冲我笑了笑。我笑着把他手中的报纸夺下:“别看破报纸了。我的电脑有新装的侦破游戏,你会有兴趣。”他依旧犹豫,看着子函紧闭的办公室的房门。

我知道他的心意,他是怕子函出来了看不见他,会着急失落。我笑了:“别傻了,子函手头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。我下午抱了一大堆文件进去,她一个小时之内绝对不会出来。”我拉着他的手,把他拖到电脑前面。

他凝视我的笑容:“你新来不久,对吗?”

“是,”我松了他的手,“没有规矩了,是不是?

他叹了口气:“规矩,多折磨人的东西。来,我们去看你的游戏。”

我们在电脑前面,笑嘻嘻地玩着游戏。看着他过了一关而振臂欢呼的样子,我得意的笑着,像是看见猎物靠近陷阱那样得意。

一个小时之后,关了游戏,杨森犹豫了一下,要我的电话号码。我拉过他的手,拿了一支笔将号码写在他左手的掌心,还有我的名字。在他看着我的名字和数宇的时候,我一本正经地说:“它们写在了你的爱情线上,从此以后,你的感情,将变得很复杂。”说完,我诡秘地一笑。

没有任何遮掩,我将这些话说了出来,对待这个男人,直接进攻,是激起他欲望最好的方式。他的生活总是那么复杂,工作和人际上的压力,应该已经让他厌倦。他应该喜欢简单的方式。果然,他抬起头看着我:“我有些怀疑,你是个幽灵。”

“小心幽灵。”我低低地说。

“我不怕。”他笑,“我是拯救幽灵的,鬼丫头。”

我们对视,在彼此的目光里,一切都被坦白。从这个男人情感的小缺口,我一步步介入,直抵他的内心。

隐约地,听到对面子函门内椅子响动的声音,我示意他赶紧上前去迎接子函。我装作收拾办公桌的样子,把杨森的茶倒掉。

子函出来了,望着她优雅地钻进他的车里,www.5aigushi.com绝尘而去,我想她的幸福不会持续太久。因为我知道,从我在杨森手心写下我的名字那一刻起,我就像一根美丽的刺牢牢扎进他的内心最薄弱的地方,即使让他感觉到微疼,他也不愿主动拔出。

一个星期后,杨森把我带到他和子函准备结婚的新房里。那天,几乎是顺理成章的,他吻了我。然后,我和杨森的身体纠缠在一起。新房里没有家具,我们躺在地毯上,以两只野兽的姿势。原始的身体之欢,在顷刻间将杨森严谨了多久就寂寞了多久的生活态度击溃。我用绝妙而放荡的呼吸抵制他所有的语言,我带着他的身体一路跌宕、沉迷、攀升、坠落,毁灭……那是子函永远不可能给他的欢乐和放纵,她的身份她的完美生活,让她永远只能在卧室里,保持纯粹淑女的风范。性高洁是她的姿态亦是她的致命伤。在第一眼,我已将她看透。

我把所有的矜持都摒弃了。在喘息的空间,我抬头张望这个新房,子函和杨森的结婚照占据了一面墙壁,悬挂在我偶尔张开的视线里。就这样,我看着子函的眼睛,将杨森征服,我看着她的高贵,将他的快感淹没。这种感觉给了我极大的满足感。

杨森叫我幽灵叫我妖精叫我一切这样的名字,我呢喃地应着,我用我并不纯美却充满欲望的声音,引领他朝着另一个方向上路。我要带他走,带他脱离她的世界,让惯于高贵幸福的她感受到痛苦的滋味,我要让墙壁上那面张扬华贵的结婚照,成为他们爱情最华丽的祭品。我心里冷笑着,任凭杨森在情爱里挣扎。

激情过后,一切归于平静。杨森俯在我身体上,忽然流下了眼泪:“玫玫,我是如此喜欢你,你让我尝到了放纵的滋味与美好。”他潮湿的眼泪沿着我光洁的肌肤滑下来,滑过之处,由热慢慢变冷。那一刻,抱着他干净的身体,我忽然有些心酸,这样一个男人,因寂寞而背叛,因沉迷而愿意爱恋。表面上他坚强果断,优秀严谨,其实他不过是一个想要拥有凡俗之爱的男子。渴望简单的爱,简单的生活和快乐。如果换个时间和地点,也许,我会爱上他……

杨森在我身体上流泪的那晚,距离他们的婚期还有半年的时间。从那天起,几乎每周的某个时刻,我们都在那张照片下做爱。他着迷了,我也沉沦在身体的放纵里,收不住欲望的脚步。

有一点是我深为自傲的,我从来没花过杨森的钱。我自食其力地生存着,虽然我有想要追求的一切,可是,我清醒认识到,在上天给我一些东西的时候,就必然会拿走其他的作为补偿。

有天晚上,我们又进入到**的颠峰。当杨森终于渐渐平静,我慢慢离开他的身体,将他的衬衣裹在身上,依偎在他怀中,点燃一支烟。

“玫玫,你抽烟的样子让我心疼,”他说,“经常抽烟的女人,皮肤会变老。你别苦闷,我在寻找一种可能的方式,重新开始生活。在我和你之间。”

我用手指挡住了他的唇:“不,不要。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,我不想改变你的生活。我愿意看着你沿着曾经的路走下去。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有一刹那,我感觉到心底的恍惚。我忽然想放弃报复,他是无辜的。在我的报复计划里,我把他拉进来,对他是不是很不公平呢?欲望的刀锋切开感情的出口,却将我们置于黑暗之中。

“我是个成熟的男人,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”他伸手拿掉我指间的烟,握住我的肩,认真地说:“玫玫,我不想再欺骗自己。是,以子函的容貌、她的社会地位,她接受的教育,她的所有一切,她也许更适合做我的妻子。可是……”他顿一下,忽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:“我爱你!”

这三个字,猛地让我打了个寒颤。这个男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游戏,危险的游戏,偏偏他又不会做游戏。他得真诚让我的良心受到了谴责。“不!”我推开他的手,忽然之间,心底完全乱了分寸。我想我要离开,离开这里,离开他。我要结束这场游戏,已经确定的结局,我忽然不想要了,什么都不要了……

但是,一切都没有来得及,我最终走进了自己设置的陷阱。就在我还没穿好衣服的时候,门开了,客厅的灯大亮。子函出现在门边,看到衣冠不整的我们,她惊恐的目光被定格住。那一瞬间,我看见她的眼光一下子黯淡了,像是路边将要熄灭的灯火。

这一切都在我的预计之中。我就是这个戏剧的导演。在那天下午,我决定要见杨森的时候,就找到了一个朋友,让他在晚上给子函打个电话,说杨森在他们的新家等她,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。我已经设想到自己的冷笑,设想到杨森的慌张,设想到子函的脆弱。这些都按照预谋的剧本发展着。只是我没有料到,杨森的那句“我爱你”,会轻易的让我有了后悔的心情。

子函像看着电影画面一样看着我们,我反而失去了想象的从容。www.5aigushi.com反而是杨森,从容地拿过自己的衣服将我裹上。我惊恐的看着他,他用眼神示意我镇定,他会处理好这一切。我点头,什么都不说。杨森穿好了自己的衣服,挡在我的前面,看着子函的眼睛,慢慢地说:“对不起。是我,是我爱上了玫玫。”

子函夺门而逃,在她转身的刹那间,我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。楼道里的灯忽的亮了,我知道自己的脸惨白。夜是那么地静,子函远去的脚步每步都踩在我的心上,让我疼痛不已。我跌坐在地毯上,世界骤然之间变成诺大的空白。杨森很紧张地抱着我,试图安慰我,试图说些什么。我忽然泪流满面,一把推开他:“你去找她,快去,不然她会死的。”

我知道,像子函那样高贵而从未受过挫折的女子,绝对经受不起如此的打击。杨森如梦方醒,在我恳求的目光中,抓过蓝色外套冲出门去。

还好杨森追到了子函,子函没有在这场报复的游戏中,付出生命的代价。否则,这辈子我的心里都不会安宁。

其实,没有人知道,我想掠夺的,并不是她的爱情……

收缩

扫一扫,关注我们